当前位置:主页 > 884444.com > 学诚 21世纪传统宗教中国化的远景 新文明 信奉 印度_

学诚 21世纪传统宗教中国化的远景 新文明 信奉 印度_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1-03-11 / 点击:

  三、让宗教信奉回应现代问题??对宗教古代化的内在建构

  2、内在建构:宗教传统与世界新文化

  宗教本土化,不仅是外来宗教对本土文化的适应,而且是本土文化对外来宗教内涵与外延的重塑。假如宗教将本身视为一个不能转变的关闭体系,势必无奈与本土文化进行真正的融合,而只能是一种表层、浅易、简略、机械的“组合”。

  引言

义务编纂:张元帅

  ??21世纪传统宗教中国化的前景

  汉传佛教对经典的阐释和修证方式的翻新,都是十分开放和多元的。经典阐释不是少数宗教威望的特权,而是每一个般中国人寻求觉醒的自在。六祖惠能巨匠只是不识字的布衣,但他可以悟入《金刚经》,并创造了与佛经有等同价值的《六祖坛经》。祖师大德们从各种角度契入佛法,首创了汉传佛教的八大宗派,佛教并未因多元化的阐释系统而变得凌乱无序,反而极大繁华、人才济济、广为传播。

  在现代性危机到处洋溢的全球化时代,一方面人们身陷信仰缺失的精神恐慌和心灵危机,另一方面,各大传统宗教自身也在面临着现代文化语境中信仰体系的重建危机。这种双重危机迫使宗教走出传统信仰模式,走向更辽阔的人类思想文化新天地。通过重新开显宗教中心教义精神,更新宗教传布方式和组织制度,与民族文化传统深度对话融会,并与现代文化思潮充足交换互动,建构起存在民族文化精髓和世界新文化特质的信仰体系。这能够说是传统宗教在21世纪的中国化远景,也是世界宗教的将来发展图景。

  宗教的本土化,既是对本土传统文化的深刻懂得、共识与融入。同时也是外来宗教向本土文化的主动敞开和自我更新。

  需要廓清的是:现代人不信任一个制度化、情势化的信奉体制,这并不代表他们不须要“信仰”。反过来说,宗教的轨制、典礼、集团,也并不相对象征着就是有信奉的体现。

  在全球化时代的现代社会,我国宗教所面对的不仅是如何彻原本土化问题,更要面对现代化、全球化问题。在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现代世界,中国宗教也必定要思考如何应答西方文化,以及遍布这个时代的现代性危机。

  制度立异和流传方式创意。

  详细而言,宗教经典和教义的现代诠释,宗教制度的摸索创新,宗教传播的创意多元,都是值得尝试尽力的方向。

  传统宗教应从宗教的本义、信仰的本义、人类心灵诉求的实质,来重新审视并从内在建构自身传统。从宗教教义、组织制度、传播方式上溯源创新,将宗教教义精髓与现代人的信仰需求融为一体,创造具备信仰最终性、心灵本源性、文化共通性、价值超越性的世界新文化,亦即人类的“心文化”。

  失去信仰依靠和超越向度的西方社会,开端进入个世俗化时代。人们需要精神救命,却不再相信个外在的、形式化的信仰体系。这是现代人的精神危机,也是传统宗教在现代社会里的危机。

  面对全球化时代人类的广泛精神危机与心灵诉求,中国各大传统宗教需要跳出自我本位和固守传统的心理模式,既与中华传统文化深度交融,又与世界文化深入互动,同时不同宗教之间也无比需要对话交流、互鉴互助。只有树立起一种高度的开放和圆融心态,以超越宗教的世界文化目光,发动悲悯一切、容纳所有的同等慈善,回归人类心灵的共同根源,创造人类“心文化”,才干将宗教的生命引向广阔久远的时空,使宗教中国化的过程成为启示人类新文化的主要因缘。

  所以,宗教的彻底中国化,需要打破本来的文化背景和教义阐释体系,重新构建拥有中国文化底蕴的中国宗教教义体系,建立中国宗教的主体性。

  1、塑造“开放多元”的价值意思体系

  二、让宗教性命融入民族心灵??对宗教本土化的从新审阅

  信仰危机与文化重生

  宗教与本土传统文化的融合,不是百年大计,而是必经之途。

  启蒙主义是缔造现代社会的精神先导。它对人权、人道、理性的高扬,导致现代社会和文化神圣体系与世俗体系的脱离断裂,分开了神圣系统的西方文化,并未走向人类自身的内在觉悟,从而实现真正的“启蒙”;而是倾向了个人主义、物质主义和工具理性主义,人类在争夺到主体性自由的时候,却又陷入了新的精神迷茫。

  面对这个问题,传统宗教需要从一种神圣权威的圣坛上走下来,用一种学习者、服务者的姿势,去自动懂得现代文化思潮,体察现代人的精神诉乞降信仰需求。同时,需要对自身宗教传统进行完全审视和深刻发掘。

  现代性危机,本质上就是现代人的精神危机。因此中国宗教需要关注这个核心问题:宗教的终极信仰是否回答现代人的精神关切?

  1、时代问题:启蒙主义与世俗化

 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学诚

  小结

  一、寰球化时期对宗教转义的叩问

  在教义诠释方面:从中华传统文化和宗教核心教义中去探寻,可能回应现代中国以及现代世界精神诉求与文化诉求的思想内涵,并以时代语汇进行诠释。

  2、建破“中国宗教”的主体性意识

  在21世纪全球化时代探讨宗教的中国化问题,就不能仅仅局限于宗教自身,也不能局限于中国范畴,而要将宗教置于世界宗教和文化发展的大势背景中,一位大学教学的生财之道 用学生身份证开卡敛财 科研经。在现代文化覆盖全球的时代,现代性危机也成为人类的独特危机。物资主义、感性主义、个人主义、世俗主义,冲击着宗教的信仰体系。全球化更带下世界的开放对流,各大宗教不再是个封锁系统。现代人需要的是对心灵诉求的直接回应,而宗教传统的固守,无力答复现代人的精力关心问题。因而面对现代性危机,要害在于对宗教本义作出合乎时代需要的阐释。各大宗教所需要的,不是形式主义、教条主义、原教旨主义,而是冲破自我核心的局限,超出狭窄的宗教信仰模式,将真正的教义精髓转化为化解现代人精神危机的时代思想文化。这种心态转换和模式转化,是宗教中国化的新生之道。

  一种宗教,不论它的发祥地在哪里,无论它最初的文明背景如何,既然来到中国,就成为了“中国宗教”。佛教发生于印度,繁殖于印度婆罗门文化,但自从传入中国,便成了“中国佛教”。两千年来,中国佛教徒不会以为本人仅仅是印度佛教的后裔,更不会猛攻印度文化思惟系统,澳门开奖现场直播,并以之作为对中国佛教的价值评判尺度。中国佛教经由历代祖师大德的智慧发明,已经构建了自成一体的汉传佛教教义实践,八大批派不仅不违反佛法的本意,而且以更加赫然、活跃、深入、圆融的方法彰显了大乘佛教的精华思维。终极使得在印度消亡了的佛教,在中国取得了真正的传承跟发展。



Power by DedeCms